栏目导航
德国农机
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德国农机 >
六旬老板转型“葡萄村长”领头种出“乡”甜新生活
发布日期:2021-09-06 03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大家好,我是白坭胜哥。”在短视频中,熟悉的粤语开场白后,再次开始自己的“传统艺能”,藤上的葡萄现摘现吃,脸上表情一如既往陶醉,而相熟的人却会发现,一段时间不见,何文胜又瘦了。何文胜,三水区白坭镇富景社区中社村民小组组长(以下称“村长”)。

  和许多人一样,踏入六十岁,意味着迈入了人生的新阶段,但何文胜的选择,又和许多人不同。他放弃了千万生意,回到家乡当起了村长,他走出过去运筹帷幄的办公室,走到田头大棚里挥汗如雨,随着他在短视频平台走红,之后甚至登上央视节目,何文胜和他的家乡佛山三水中社村,也变得更广为人知。人们关注的不仅是他作为网红“葡萄村长”的人设,更是他在葡萄架下栽种的“乡”甜新生活蓝图。

  “师傅,你看我这样剪对不对?”12月的葡萄园内,一群来自广西的专业工人正在大棚里为葡萄剪枝,而何文胜也在其中,他时而用镰刀割下枝条,时而向身边的工人请教,低调的完全看不出他曾是做着数千万工程的老板。

  2019年4月,何文胜牵头建立了白坭和中盛农业生态园,作为园区一期规划的重点,这43亩香印葡萄自种下后,就成为了何文胜朋友圈及短视频的“主角”,这也让他获得了“葡萄村长”的外号。

  然而,在谈及葡萄收成时,何文胜坦言不算理想。“今年收成不太好,但在我们能承受的范围内。”

  按照事前的估算,43亩的葡萄园,亩产可达1500公斤,按照以往每公斤45元的收购价计算,总产值超过290万,是往年集体经济收入的3.6倍。但实际上,今年的平均亩产只有约260公斤,总产值约50万。

  对于这个结果,何文胜其实已有心理准备,因为葡萄藤目前仍在生长期,需要到第三年才能实现丰产。此外2020年4月降雨增多,约一半的葡萄藤被泡坏,直到当年5月才完成补种完,产量自然再打折扣。

  尽管收成不算理想,但何文胜却并不气馁:“园区在今年6月21日正式开门迎客,但在五一假期前后,每天都有五六百游客入园游玩,一天光葡萄就能卖4万元。这足以证明,我们栽种香印葡萄是正确的选择。”

  2018年,经过3个月的走访调研后,何文胜决定在村内种植香印葡萄。香印葡萄,被称为“水果贵族”。它口感甜美、价格较高,而且由于三水气候温暖,加上大棚调节,能够让葡萄提前一至两个月成熟,从而利用市场空窗期,获得更好销路。

  但种植香印葡萄,不仅在三水区白坭镇,在佛山市来看,都是头一遭。为了争取村民的支持,何文胜除了组织村民到清远、广州等地的葡萄园参观,还别出心裁地提出,要建立股份制的种植合作社,以每股一万元的价格,向村民出售股份,愿意入园工作的还能额外领工资,最终吸引了18名村民入股。

  66岁的欧彩蓉就是其中一位,当她拿出2万元积蓄入股时,家人一开始并不理解:“我儿子跟儿媳都觉得风险太大,特别是4月下大雨时,许多人都觉得这葡萄种不活。但我认识胜哥很久,大家都觉得他大公无私,是真心为村里着想,而且在外面做生意,有见识,所以我相信他的眼光。”

  除了技术性较强的剪枝和疏果,建设葡萄园的大部分工作,都要靠何文胜和村民股东们亲力亲为。“每次有人问我请了多少工人,我都要纠正他,因为我们请的不是工人,是老板。”何文胜呵呵地笑称。

  尽管最年轻的也超过60岁,但这些村民股东的工作热情却非常高涨。夏天的大棚里闷热难当,但每天清晨七点起,何文胜和村民股东们就在里面培土、堆肥,劳作到中午,几乎没有停歇。

  欧彩蓉也回忆着说,“那时真的很苦,但几乎没人愿意休息,后来还是胜哥看天气实在太热,要求大家缩短工作时间。那会我变得又黑又瘦,去走亲戚都说快认不出来了。”

  现在,看着井井有条的葡萄园,村内越来越多人认为何文胜是正确的,甚至还有人希望入股。对欧彩蓉来说,坐在葡萄园内,一份自豪油然而生:“今天这个葡萄园这么漂亮,都是胜哥和我们一手一脚干出来的!”

  尽管葡萄已采摘完毕,但何文胜依然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葡萄园内,引导一拨接一拨的工人进场施工。

  在何文胜的规划中,中社村将以葡萄园为核心,增建乡村花海、儿童乐园、田园民宿、农家餐厅等功能区,打造出集吃喝玩乐一体的美丽乡村综合体。这个规划包含着何文胜对破题乡村发展困局的思考。

  此前中社村民小组的集体年收入仅80多万元,平均每位村民只能分到2000元。何文胜上任后,定下的重要目标之一,就是要把村民人均年收益提高到10000元。但这要怎么做到?

  凭借多年的建筑行业经验,何文胜知道,增加集体收入最快捷的方法,就是出租土地建厂房:“80年代我在南海区西樵镇做过工程,农用地转非农用,土地至少能升值五十倍。”

  然而随着政策和社会环境的重大变化,产业用地指标日益稀缺,中社村要靠这种方式发展并不现实。而且这种粗放的发展方式也容易带来土地碎片化、环境污染等问题,与当前追求高质量发展的大环境格格不入。

  而发展高值农业,同样困难重重。“就以香印葡萄为例,因为种植面积和产量都有限,如果运到省外,运费比葡萄还贵很多,与广西等国内产区相比,我们葡萄的价格没有竞争力。”何文胜解释。

  如何破局?何文胜想到的办法是,以特色农业为基础,结合中社美丽乡村建设成果,发展以乡村体验旅游为核心的乡村“美丽经济”。

  “许多游客开几个小时车来采摘,真的是为了吃葡萄?烧的汽油都比葡萄贵。大家过来真正想要的,其实是体验美丽的田园风光。所以我选择将观光农业,作为中社村未来产业的重心,我希望大家来中社村,不仅能够摘葡萄,还能看我们的荷花池、品尝我们养的走地鸡,这样大家才会觉得值得一来。”何文胜说道。

  为了提升游客体验感,何文胜认为,中社村的香印葡萄必须靠品质取胜:“市面上的葡萄为了便于运输和贮存,需要提前采摘,而游客到我们的葡萄园里,就能品尝到葡萄熟透后最甜美的味道。为了保证葡萄有最好的口感和味道,我们坚持只用有机肥,光园区一期里就下了数十吨。”说着何文胜用脚踢开葡萄藤下的泥土香港最快开奖结果查询,每当有游客问种葡萄用的是不是有机肥时,他都会做出这个动作。

  为了进一步丰富游客体验,2020年4月,园区二期区域开种,面积扩大到60多亩,当中除了有葡萄、百香果、黄皮和花卉外,还种上了来自南美的“冰淇淋果”(学名白柿)。“整个园区建成后,从5月开始有水果,可以供游客采摘到年底。”此外何文胜还计划与花卉种植大户合作,在园区中建设一个花卉主题拍摄基地,“这样他有土地作种植基地,我们的园区也多了一个网红打卡点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近年中社村积极推进美丽乡村建设,这也为何文胜推动乡村“美丽经济”发展提供了良好条件。2017年,上任伊始的何文胜就与中社村党支部相关同志积极奔走,争取到三水区“民生微实事”和省“一事一议”财政奖补等多笔扶持资金,推动改善村内基础设施及环境,包括把村内的水塘改造成富有韵味的荷花池,并组织在主干道两侧的房屋上,画上富有西江文化色彩的涂鸦装饰,同时还利用村内空置的房屋,修建了村史馆、知青展馆等,进一步增添了村内的人文气息。

  “坦白说,农村要发展,面临的困难还很多,我们目前也尚未有重大成果,但我觉得,至少现在我们抓住了一个实现突破的机会。”何文胜说道。

  “你知道为什么我们的生态农业园区要叫和中盛吗?和就是和睦,中是中社、盛就是发展兴盛,意思就是中社要兴旺,和睦团结要放在第一位。”何文胜说。

  中社村有着深厚的历史传统,四姓共用的中社公祠就是其中一个缩影。据何文胜介绍,中社村内主要有邓、何、林、李四个主要姓氏,而中社公祠原本是邓氏宗祠,解放后被用作学校、生产队部,成为了全体村民共用的公共场所。“那时大家就商量,既然是全村一起用,干脆改个名字,更名为中社公祠。

  相对以政府为主导的社会管理而言,社会治理更强调多元主体协同合作,因此对于实现乡村基层善治而言,团结和睦的乡风,可谓必不可少。何文胜也意识到,要切实提升中社村的治理和建设水平,团结是一大关键,尤其是要团结乡贤。

  2017年,中社村民决定重修有500年历史的中社公祠,资金成了首要难题。为此,何文胜牵头成立了中社村民小组家乡建设委员会,邀请村内乡贤参与,发动大家捐钱捐物,得到了村民的热烈响应,最终筹得了超过300万元,资金问题迎刃而解。

  家乡建设委员会的成功,让何文胜颇受启发,之后他又带头,与乡贤及热心村民一同,建立了村民议事会,作为村小组日常讨论、决定重大事项的机构。为加强财务管理,何文胜还组织财务监督委员会,引进专业财务人员监管村小组财务,让村民放心。此外何文胜还发动经济能力较好的村民,组织家乡慈善会,定期开展扶危济困活动,既服务了困难人群,也促进乡风和谐。

  “实践证明,乡贤支持农村善治,是有效解决农村人力资源、资金来源不可持续的有效途径。”谈到中社村的实践经验,“移动外呼”:冒充客服一天呼叫11万次 连!何文胜解释,家乡其实不缺少热心乡贤,缺的是给他们提供一个合适的平台。

  治理乡村,除了上述心得体会,在何文胜看来,重点和难点都在于落实。“其实党建引领、三治融合一直是农村基层治理的要求,而四会联动,就是我们确保这两者能在村小组一级落实的具体举措。”

  所谓“四会联动”,就是围绕基层党组织,通过设立家乡建设委员会、村民议事会、家乡慈善会、财务监督委员会,打造乡贤、能人参与乡村治理的平台。

  2018年2月,正值全国两会期间,由中共中央宣传部理论局、浙江省委宣传部、浙江广播电视集团联合制作的6集通俗理论节目《厉害了,我们的新时代》第二季——《乡村振兴战略大家谈》,在央视、人民网、新华网等平台播出,何文胜也在节目中现身,向全国观众介绍以“党建引领、三治融合、四会联动”为特色的中社乡村基层治理经验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“四会联动”的模式下,不仅乡贤,村民们建设家园的积极性也被充分激发出来。比如修复祠堂期间,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花岗石板,有村民知道这件事后,二话不说就把家里房子的花岗石板捐出来;中社村民邓坚是一位颇有名声的工匠,在知道祠堂墙上需要装饰画,已经78岁的他亲自爬上梯子,绘出一副富有层次的《西江飘影图》。

  是的,村民们的美好生活,需要大家一起来绘画。而何文胜,只是这个队伍的领头人。